铝箔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箔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叶檀SLF是温和中医膏方不应抱不切实际的希望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0:32 阅读: 来源:铝箔纸厂家

叶檀:SLF是温和中医膏方 不应抱不切实际的希望

央行的新常态不可能解决中国经济结构难题,SLF不失为一帖温和养性的中医膏方,崇尚阴阳调和之美,我们不应该对货币政策寄予不切实际的希望,以为中医膏方有外科手术的效果。

央行货币政策进入新常态。动用短期、定向工具如常备借贷便利工具、定向降准等调控货币流动性,不降息降准,以免市场产生认知偏差,打消市场大规模释放流动性的幻想。  10月18日,媒体披露有数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收到央行通知,将通过常备借贷便利工具(SLF)获得流动性支持,共计金额约2000亿元左右。中金报告预计央行实际投放的流动性可能高于2000亿元,达到3000亿~4000亿元。

SLF诞生于2013年初,迄今一年有余,央行使用得心应手。  使用SLF都是在市场震荡之时。从央行网站上公布的SLF余额数据来看,去年6月末央行SLF余额4160亿元。2013年6月货币市场经受了最严重的流动性紧张局面,中债指数上演“黑天鹅”事件,创下10年最低。央行对部分金融机构开展了SLF操作,熨平货币市场大幅波动。2013年末,SLF余额1000亿元,比6月末下降3160亿元。SLF成为重要工具。  今年上半年相对平稳,第一季度累计开展SLF3400亿元,期末SLF余额为0,第二季度风平浪静。然而到了9月份,8月份糟糕的经济数据出台,宏观经济指标超预期放缓,部分关键指标甚至连续恶化,8月的工业增加值跌至6.9%,创6年以来的新低。货币市场如惊弓之鸟,要求降息降准的呼声甚嚣尘上。央行在 “雪藏”降息降准工具的同时,在9月16日,据多家机构证实,央行对五大行实施5000亿元SLF操作,性质类同基础货币的投放,近似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  每次央行起舞,市场都会应声而动。首先是银行间拆借利率下行,银行之间不会再次出现高利贷的难堪局面。今年SHIBOR利率显著回落:9月16日,SHIBOR隔夜拆借利率为2.853%,SHIBOR一个月利率为4.014%。潜台词非常清楚,不必再向拥有存款的银行高息借贷,可以用资产抵押以央行设定的利率借贷。  无论是SLF工具,还是PSL工具,都可以有效引导抵押物价格,由于中国金融市场以抵押贷款为主,也就设定了抵押贷款利率的下限,成为抵押贷款最低利率的坐标。如某大行以债券与信贷资产抵押给央行获得千亿流动性,3个月后以3.5%的利率赎回,也就意味着低风险抵押贷款是3.5%。以前是企业、个人资产抵押给商业银行进行贷款,现在是商业银行将资产再次抵押给央行,获得流动性。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也曾表示,PSL不仅是补充基础货币,实际上也是有益的利率调控尝试。  银行间拆借利率平稳,但民间市场上企业和个人并未因此获益。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今年7月撰写的研究报告以PSL为例,论证对压低终端利率无效:“由于现实中,银行融资端成本下降在向贷款端传导中会产生流失。根据我们的估算,假设PSL带来的融资成本下降,传导至金融机构平均贷款利率下降的比例为50%和80%,则企业的利息成本分别节约9.4%和17.7%,仍相对偏低。”  反映温州民间拆借利率的温州指数印证了这一点。9月10日指数为20.46,社会直接借贷利率16.43;9月16日指数为20.43,社会直接借贷利率为16.48,社会直接借贷利率持续在高位。实体经济产能过剩风险上升,银行去杠杆化持续进行,利率的风险溢价持续上升,人们对资金是否安全怀有恐慌情绪。  对于央行而言,可以调控商业银行,可以调控银行间拆借利率,但无法左右微观市场,每家小贷公司,每个行业的贷款利率是高是低,不是央行能够说了算的,只有实体经济风险下降利润上升,利率才可能下降。央行通过定向降准,希望影响货币流向,是镜花水月。  央行货币政策进入新常态,通过短期工具调节流动性,影响利率,确实同业业务加速扩张和期限错配等有所改善,但央行的新常态不可能解决中国经济结构难题,SLF不失为一帖温和养性的中医膏方,崇尚阴阳调和之美,我们不应该对货币政策寄予不切实际的希望,以为中医膏方有外科手术的效果。

天津定制文化衫公司

天津短袖衬衫订做

北京西服订制厂家

天津定做工作服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