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箔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箔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广电挂牌前夜当家人难定阻力来自于内部

发布时间:2020-02-03 08:26:48 阅读: 来源:铝箔纸厂家

在千辛万苦拿到批文后,中国广电并没能如预期那样,在2012年底抓紧挂牌成立,而是被困在挂牌前夜。

1月17日,广电系统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仍在筹备之中,目前阻碍中国广电顺利挂牌的核心问题是董事长人选尚未确定。他透露,在广电内部流传的众多新版本中,出现了新的人选指向。

先挂牌再整合的战略,为中国广电的困难组建降低了难度系数。然而,从目前来看手握国函184号文的中国广电,其最大的阻碍显然来自于其系统内部。

当家人扑朔迷离

作为预期中的第四大运营商,中国广电的当家人选却在临近挂牌之际再起波澜。1月6日,业内看好的热门人选——原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当选为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会长,这让中国广电当家人选再度扑朔迷离。

据上述广电系统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新版本将选出中国广电未来当家人的可能投向了广电系统的另一主管部门,其中两位高层成为新的猜测对象。

尽管这个消息没有得到广电的证实,但这个新版本或许代表了一个新的可能方向,中国广电的董事长可能由与之相关的新闻、文化等领域的干部出任。

事实上,在地方先行一步的省网整合中,新闻、广电、文化等逐步市场化的事业单位正在朝大一统的趋势发展,多个地方相继成立文广集团。

在此背景下,原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保聚被任命为山东广电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建省文化厅副厅长张远被任命为福建广电网络的董事长,云南广电网络董事长王建则是从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总经理调任。

这种猜测虽与三大运营商董事长均出身主管单位——工信部的惯例有所不同,但在地方广电展开的省网整合中,越来越多宣传、新闻、文化领域出身的领导为中国广电董事长的可能人选提供了多样化样本。

来自广电内部的阻力

除了当家人的悬而未决,导致中国广电挂牌一拖再拖的阻力更多来自于广电内部。

三网融合研究专家、融合网总编吴纯勇对记者表示:“挂不了牌的原因肯定是一个综合因素,无论是技术、网络、人员、资金、用户等等都是因素之一。”

在张海涛确定不出任董事长后,三大电信运营商都将之看做是三网融合停滞不前的一个象征。电信方面的研究员陈志刚更是预言张海涛的另赴他任是“三网融合事实性流产”的标志之一。

事实上,在三大运营商不看好三网融合的同时,张海涛离开后也导致广电系统内部缺少推动中国广电成立的上层力量。上述广电内部人士表示,广电内部有中国广电是为张海涛量身打造的说法,而在张海涛彻底离开后,尚无人接手其事业。

未来可能出现的组织架构变化,更令广电系统关注。

对于导致中国广电挂牌停滞的原因,电信业研究人员付亮认为,广电国网公司在等待广电总局的大部制重组。

上述广电系统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得到广电总局是否要并入大文化的确切消息。预计要等到两会之后,中国广电何时挂牌才会有下一步的消息。

此外广电内部长期的“诸侯割据”状态,也导致广电内部的意见难以统一,中国广电的整合也不是简单的人事调整与资产并购。在广电从事业单位朝市场化迈进的过程中,整合涉及的主体很多,利益博弈比较复杂,广泛的利益链一时难以撼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张海涛曾坦言,广电系统内部层级之间的利益矛盾问题越来越突出,更触及广电内部各方的利益,广电内部协调、重组的难度很大。

另一方面,正在逐步完成的省网整合也并不是真正达成一省一张网。

吴纯勇对记者表示,大多数省网公司都会赶在2012年底进行一些名义上的整合,包括注册成立省级公司、省级公司挂牌成立等等,但真正意义上的省网融合最终要达到人、财、物三位一体的整合,这条路会比较漫长。

而上述广电系统内部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仍在筹备当中,不可能停滞,但时间表依然没有确定。吴纯勇也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现在已经不是广电一家的事情,需要多个部委之间的合作,不可能说流产就流产。

45亿怎么花

看起来,中国广电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迎难而上。但在国家财政不能给出更多的资金,运营商也未能参与融资的情况下,中国广电打算怎样用这45亿做出它原本打算用1000亿做的整合?

广电方面人士不约而同地对记者表示,中国广电挂牌后可以用这45亿开展先期业务,自己为自己造血。

吴纯勇对记者表示,广电要接受自己需要边建设边发展的现实。钱只能自身造血,然后再通过融资的方式对各省的广电网络和上市公司进行整合。

然而中国广电还没有想好,该如何用这笔钱来自身造血,阻碍中国广电挂牌成立的,并不是这笔钱有多少,而是没想好这笔钱怎么花。

吴纯勇对记者表示,“我个人认为,就目前有线行业这个现状,先把传输电视节目之类的主营及基础业务做好,然后就投钱进行业务层面的创新。广电本身2亿多有线电视用户就是一个很好的市场。”

这听起来是个最现实的办法,其背后有着各地有线每年几百亿的有线电视费做支撑。然而各地省网逐步完成整合的过程中,力量逐渐强大的地方省网的有线电视费是否愿意交给中国广电以及如何上交还是未知数。

“如若不能实现有效整合,以省为单位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未来肯定在某种程度上要与中国广电发生利益上的冲突,尤其是现有的几家上市公司,利益冲突将更加白热化。”吴纯勇说。

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杨杰在“第五届中国广电行业趋势年会”上曾说,国家广电公司能够首先将内容主题进行有效管理,协助完善各个省网,但在商业模式上仍未形成规范,希望后续有相关政策实现国家广电公司与各省网公司的有机协同。

他的谈话不仅意味着中国广电还没有找出一个有效的商业模式来开展业务,同时也意味着需要与各省网公司有机协同来开展业务的中国广电,对地方广电的影响力与控制力还有待观察。

国模萌萌诱惑

梦娜

蕾丝裤福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