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箔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箔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墨西哥湾漏油重挫BP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51:38 阅读: 来源:铝箔纸厂家

墨西哥湾漏油重挫BP

中国页岩气网讯:从“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发生第一声爆炸至今已近一个月,墨西哥湾沿岸生态环境被破坏的画面可谓惊心动魄。这场被美国总统奥巴马称为“国家灾难”的海上漏油事件最终带给美国乃至全球的影响无疑是深远而沉重的。

BP长久的作业历史使其对存在的风险麻痹大意、熟视无睹,加之拥有的先进技术、多年经验助长了其骄傲自满,最终导致了几乎无法掌控的后果。美国的监管部门在经济压力之下,放松了本应严格的监管。另外,行业内缺乏对类似事故的应急与预警机制,也是造成目前事态几乎失控的因素之一。所有这些,是美国的灾难,也是石油行业的重挫。

美国政府近海油气开采解禁令仅发出一个月,路易斯安那州威尼斯东南约82公里处海上的一声巨响就给了它实实在在的当头一棒。随着BP公司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沉入海底,BP公司、美国乃至全球对深海采油的信心都受到了巨大打击。

下沉的不只是钻井平台

墨西哥湾沿岸海面绵延数百公里的浮油,无疑将BP公司带入了一场噩梦。曾几何时,BP代表的只是“英国石油”(British Petroleum);其前任首席执行官约翰·布朗掌权时,将其改为“不只是石油”(Beyond Petroleum);而如今,BP的名字却更像“指责过去”(Blame the Past)。

英国《金融时报》撰文指出,“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沉入海底,不仅可能花费掉BP公司100亿美元的高昂代价,更会令其声誉大大受损。

BP公司坚称自己正在为这场危机负责。BP中国区企业传播总监赵元恒在回复本报记者的邮件中也表示,事故原因目前还在调查,公司当前的优先事项是继续海下堵漏和海上防扩散。然而,《金融时报》称,尽管BP公司已经着手代价高昂的泄漏清理工作,但其实根据美国法律,作为石油的所有者,这么做是必须的。

事实上,在过去三年中,BP首席执行官唐熙华一直试图将BP从一台缺乏运营纪律的浮华的交易机器,转型为将安全置于首位的公司。此次的深水灾难对他来说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此前,BP位于德克萨斯城的炼厂曾在2005年发生爆炸;2006年,其位于阿拉斯加州普拉德霍湾油田也发生了泄漏事故。而这两起事故都属于可以预防的常规性事故。所以,当唐熙华执掌BP后,承诺下大力气改变公司自满的通才管理文化。他削减了BP的管理层级,将最高层核心管理人员从650人削减至490人,且其中一半是新聘请人员。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唐熙华的改革之举要见成效尚需时日。如今的事实证明,BP并未作出多少改变。

BP一向自诩为深海钻探的专家,率先在北海地区进行深水钻探,还将深水钻探排在其优先任务单上的第一位。在截至2015年的42个新规划项目中,有11个在墨西哥湾地区。其中去年夏天,“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在泰博油田钻探的一口油井,深度比珠穆朗玛峰还高了1800多米。就在“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附近,BP公司还拥有一个“雷马”钻井平台,面积有足球场大小,价值50亿美元,每日出油25万桶。BP公司有关该平台的简介上写道:“关于雷马所有的数据,都已达到或超越近海石油钻探业的经验极限。”这一曾经令人印象深刻的高科技,如今听来却甚是恐怖。一旦类似事故发生,后果可能会比今日有过之而无不及。

责任归属相互推诿

墨西哥湾海底、海面的各种补救措施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相关的企业却也没有闲着。

5月11日,在美国参议院能源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经营出事油井的BP美国分公司行政总裁麦凯,将矛头指向钻油台拥有者瑞士越洋钻探公司。麦凯表示,一组450吨重的“防喷器”本来应该在发生事故时作为自动防故障装置,然而却莫名失效,因此确定该装置为何没有发挥作用是关键。瑞士越洋钻探公司执行总裁纽曼则反驳称,钻井爆炸的根源并非防喷器,爆炸发生在油井施工过程已经结束后,井喷是油井套筒故障造成的。纽曼指责,井喷肯定是由水泥、套管或二者突然的、灾难性的故障造成的,直指负责水泥作业的油田服务公司哈利伯顿公司。然而,哈利伯顿主管普罗伯特同样坚决否认有错,强调该公司完全依照BP要求行事,做法符合行内标准。

与此同时,BP公司股东也向美国法院递交诉状,指控公司高管忽视作业安全,令股东利益受损。

三家公司在主要责任归属问题上争执不下,互相指责、推诿引起议员和专家不满。专家认为,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解决漏油的方法,而不是在国会听证会上自辩。专家警告,目前距离大西洋飓风季节的到来所剩时日不多,若未能解决漏油事故,灾难将会加剧。

到目前为止,BP公司控制漏油的努力尚未奏效。因此,这次灾难可能会影响BP公司要在全球深水钻井领域拓展规模本已很庞大的业务的雄心。

政府亡羊补牢收紧监管

漆黑的石油仍在源源不断地流入墨西哥湾,美国官员们已开始大力整治近海石油钻探业。

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已提议,将BP为此次漏油事故支付的经济损失赔偿上限由目前的7500万美元提高至100亿美元。另有民主党议员提议,对近海钻探实施按面积征收年费。

美国内政部还宣布,将把旗下矿产资源管理局一分为二,一部分负责审查、监督钻井平台安全措施和执行环保规定,另一部分负责租赁联邦政府的土地和水域给石油公司,并收取费用。美国内政部长萨拉查表示,矿产资源管理局一分为二后,可以各司其职,从而避免过去的职能冲突。但是有关专家认为,管理局被拆分后,有关油气公司钻井计划的审批和监管由谁决定还未最终决定。

另外,美国政府还将新增2900万美元的资金,用以加强对近海平台的安检和钻探过程的监督。还有一些议员提出,应对近海钻探地点加以额外规定,允许各州禁止在距离海岸75英里的范围内进行石油钻探活动。另有沿海州的议员则要求完全禁止新开发近海钻探区域,称其承受的风险过大。

毫无疑问,对近海钻探的监管将因此次改革而变得更加严格。监管机构当年允许BP绕过部分环境测评,已遭到外界的猛烈炮轰。因此,有专家预计,在环境分析和应对漏油事故的计划上,监管可能会更为严苛。此外,监管方或将制定更多有关近海石油生产设备和技术的规则。

由此看来,尽管目前受到严厉质询的只是BP、瑞士越洋钻探公司和哈里伯顿公司,但是未来,整个石油行业乃至天然气产业可能会受到此次事故引发的立法和监管余波。

史上重大海上原油泄漏事故(链接)

海上石油泄漏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海上航运因素导致的石油泄漏。主要是船舶与石油设施相互撞击,包括船与海洋石油设施相撞,或油轮与海洋其他船舶、海洋设施相撞所造成的海上溢油。二是海上石油开采过程中钻塔或者油井因爆炸或其他原因沉入海底,造成大量石油泄漏。“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属于此类事件。三是自然因素,如飓风、地震等造成的海上溢油。

1.“托利卡尼翁”号事故

1967年3月,“托利卡尼翁”号油轮触礁失事,约12.3万吨原油泄漏至英国康沃尔郡锡利群岛附近海域。

2. 埃科菲斯克油田井喷事故

1977年,在挪威与英国间北海水域的挪威埃科菲斯克油田,菲利普斯石油公司的B-14号油井发生井喷,约26.3万吨的原油泄漏到大海中。

3. “阿莫戈-卡迪兹”号事故

1978年3月,“阿莫戈-卡迪兹”号油轮满载160.45万桶原油,在法国布列塔尼海岸附近触礁失事,重创法国海岸线环境。

4. “伊克斯托克-I”油井事故

1979年6月,墨西哥湾的“伊克斯托克-I”油井发生爆炸,向墨西哥卡门城附近的坎佩切湾泄漏了约45.4万吨原油。

5. “大西洋女皇”号事故

1979年7月,“大西洋女皇”号和“爱琴海船长”号油轮在多巴哥岛附近的加勒比海水域发生碰撞导致大爆炸,泄漏原油28.7万吨。

6. “贝利韦尔城堡”号事故

1983年,“贝利韦尔城堡”号油轮在南非水域,因失控的大火导致爆炸,原油泄漏量达25.2万吨。

7. 瑙鲁兹海上油田事故

1983年,伊朗瑙鲁兹海上油田因油轮与钻井平台相撞,泄漏原油10万吨。

8. “奥德赛”号事故

1988年11月,“奥德赛”号油轮在加拿大东部新斯科舍省附近的北大西洋海域发生爆炸,船上13.2万吨的原油燃烧殆尽。

9.“M/T天堂”号事故

1991年,“M/T天堂”号油轮发生爆炸,14.5万吨重油泄漏到意大利热那亚港口的地中海。

10.“ABT夏日”号事故

1991年5月,“ABT夏日”号油轮在距安哥拉海岸以西约1448公里的南大西洋水域沉没,泄漏原油26万吨。

湖南猴王花茶

福建福瑞达玻尿酸

湖南广告抽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