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箔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铝箔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西黄金十年终结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7:01 阅读: 来源:铝箔纸厂家

巴西“黄金十年”终结?

赋税制度苛刻,基础设施匮乏,法制法规艰涩,种种因素让巴西辉煌的十年走到了尽头。  2012年,这个拉丁美洲的最大经济体预计增长仅为1.3个百分点,是包括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在内的金砖国家中,增幅指数最低的。据统计,巴西的增长速度也不如它在南美的竞争对手智利和哥伦比亚,即使受到金融危机影响的美国,在2012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值也有望超过巴西。  总统罗塞夫及其领导的经济团队将所有经济困境归咎于全球金融危机,他们表示,巴西经济复苏指日可待。  但是,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此次困境可谓一次巨大的金融滑坡—就在两年前,巴西经济迅速增长7.5个百分点,当时的情况也显示,世界对巴西长久经济繁荣的信心:巴西成功申办2014年足球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  是什么,让巴西经济下滑得如此迅速?  没有竞争力的巴西  丹尼斯·迪亚斯是一名巴西律师。他完成了父母几十年来都未能实现的梦想—挤入巴西的中产阶级。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丹尼斯一家开了一个面包店和比萨饼店,但国家不稳定的经济现状和恶性通货膨胀迅速吞噬了他们的生意和希望。他的父亲最终转向经营一个报刊摊,而母亲则为别人家做女佣人,丹尼斯也只能就读破旧不堪的公立学校。  直到2000年以后,丹尼斯才和其他3500万巴西人跻身中产阶级的行列。如今,他在巴西的一家能源公司做企业律师。受益于巴西经济近几年来的腾飞,丹尼斯所在的公司和他的国家依靠着铁矿石、大豆、石油和其他自然资源的出口迈向繁荣。  然而,腾飞的经济却在突然之间看上去那么脆弱。和大部分中产阶级一样,丹尼斯认为,巴西要想继续保持上升的势头就必须发展更成熟的经济和更有办事效率的政府。当全球焦点都集中在印度、中国和俄罗斯的人事更迭时,巴西渐渐地成为了“金砖五国”中经济上的落后者。  “巴西没有竞争力。”丹尼斯遗憾地说道,“我们需要改变。”  2012年8月,罗塞夫宣布实施一项高达600亿美元的交通项目,旨在使巴西现有的高速公路和铁路数量翻一番。  然而巴西工程师人才短缺,通常需要雇用西班牙或是其他不甚景气欧洲国家的工程师。政府期望新的教育改革,能够减轻这一短缺带来的压力。  然而远水救不了近火,如今巴西的增长率大大落后于很多新兴经济体国家,其他指标同样让人担心。2011年,世界银行在“容易做生意的国家”排行榜里的183个国家中,将巴西从2010年的第120位降到第126位。更加让人担忧的是,巴西国内诸多未解决的结构性问题成为实现国内年平均GDP增长率回归到4%这一目标的巨大障碍。在过去十年里,巴西年平均GDP增长率是4%。  “巴西将继续以非常疲弱的增长速度发展。”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巴勃罗在巴西说道,“巴西的年平均GDP增长率很难回到4%的水平。”  可怕的高税率  巴西执政党劳工党为自己的表现辩护,他们认为,至少政府正在努力消灭巴西的贫困人口数量。在过去,强劲的经济增长和前总统卢拉的著名的“家庭券”或者“家庭津贴”计划组合在一起,减少了巴西40%的贫困人口,为温饱问题挣扎的赤贫人口也减少了50%。  至少目前,劳工党认为,由巴西政府定义的巴西的中产阶级(如四口之家的月收入在600美元到2500美元之间)的人口从2002年占全国人口的38%到今天的占全国人口的53%。  然而,始终存在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苛刻的税收制度。巴西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复杂最繁重的税收制度。2011年,巴西政府征收的各种税收收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5.88%。税赋沉重成了制约巴西经济中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2000年,巴西税收收入只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0%,2010年上升到33.71%。税收负担加重了企业生产成本,导致物价上涨,影响巴西企业的竞争力,特别是制造业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市民和企业对可与西欧媲美的高税率感到失望,他们和西欧人一样缴着高额的税款,却不像西欧人那样享受到相应的服务。  与此同时,高税率也将外国投资者们挡在门外,乔布斯就曾否决了一项在里约热内卢开设苹果零售店的提议,理由是巴西“离谱得吓人”的税收政策不利于经营。  重振经济计划  总统罗塞夫并非不重视经济,她本人也在不断尝试实施重振计划。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罗塞夫采取一系列措施,让巴西货币雷亚尔贬值约27%;促使利率达到历史最低点7.25%,同时还鼓励私有银行以更低的利率更多地放债。  对于苦求发展的产业,比如汽车制造业,罗塞夫仁慈地实施减税政策,取得了它们的支持,然而,这也让其他公司倍感不公,抱怨连连。同时罗塞夫政府还持有Petrobra、Vale等公司的股份,从而推动它们以巴西全国的工业发展为大局作出决策,而并非只以个体利益为底线。  至少政府官员们称,这些措施可谓高瞻远瞩,即从短期和长期两方面,推动巴西经济健康发展。  巴西目前不景气的经济状况也表明,对于罗塞夫的措施,投资者们似乎不怎么买账—至少现在不买账。  自罗塞夫上台以来,巴西股市圣保罗指数已下降了15个百分点,落后于拉美诸多股票市场。罗塞夫对银行的干涉使得第三季度金融服务业收缩1.3个百分点,与日益萎缩的投资一道,这两者构成了巴西经济发展缓慢背后的主要原因。  失望的还有企业们,2012年,仅从7月到9月的一个季度,企业在巴西的投资值直线下降20%。此期间,巴西经济总体增长仅为0.6个百分点,而该数据只占金融市场预期值的一半。  电力计划得罪人  今年年初,鉴于巴西的制造商对投资和生产陷入严重恐慌,罗塞夫决定尝试解决一些制造商长期抱怨的问题,这其中就包括电费。巴西的电费在某项指标上排名世界第三,仅次于意大利和斯洛伐克。  凭借担任前能源部长的经验,并且自身还曾是个经济学家,罗塞夫协助制定了该计划中的许多内容,决定了两大主要的行动方案。  一是降低联邦税和电费。二是利用多家公司的能源特许权即将期满的契机。如果电力公司想续约运营水坝及其配电网络,它们就必须同意大幅降低电费—预期目标是把用户的平均电费降低20%。  降低电费这一措施计划在2013年年初生效。罗塞夫说这措施并不违背已有的任何协议,电力公司可以自由决定是否继续申请特许权,如果它们仍很渴望得到的话就申请。但是很多电力公司已经大体基于类似的电费制定了长期的商业计划—如果不续约的话,很多公司的收入都会大幅度下降。  她的举措很快就得罪了一些本国的电力公司。分析员Falnes所在的一个挪威基金会投资了Eletrobras电力公司,他表示:“电费应该让市场自主定价,而不是强制定价和强制终止。”  “这完全忽视少数股东的利益。”Falnes说,“这可以视为一种国有化或是对所有权的征收。”  很多分析认为,在这种新的特许权条约下,电力公司在长远上看根本不可能盈利,即使是大幅度地消减成本。尽管政府愿意赔偿电力公司的一些损失,但自从这个计划在8月份泄露后,很多人把原有公司的持有股份降低了55%。

另一方面,政府官员认为电力行业存在暴利,特别是巴西大部分电力公司都有成本相对低廉的水电。他们称政府有责任介入,压低电价,为全巴西人民造福。  罗塞夫本人就表示,为了减少处在艰难发展中的企业和消费者的开销,实施此计划大有必要。“这些公司总是许下承诺,却几乎从未履行。”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政府高级官员说道。“从现在开始,它们将要经历一个过渡期。”他还补充道,作出决定后,“我们绝不回头。”  “我们很欣赏卢拉当政时期的企业管制方式,政府对企业的干涉相当少。”Falnes表示,“我能理解降低电费的需求,但我们公司可不乐意为此买单。”他所在的公司表示,由于巴西总统罗塞夫采取措施降低电费,自2012年8月以来,公司财产损失达200亿美元。  经济学家们认为:如果要争取成为一个成熟且持续增长的经济体,总统罗塞夫就必须要让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开支翻倍,彻底地改革目前培养技术熟练的工人和工程师远远不足的教育系统,缓解高税收和拜占庭式错综复杂的监管,以及抑制腐败。  在过去的十年中,巴西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为了持续的繁荣,巴西必须作出转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